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950|回复: 16

眼镜开始的故事(外一篇:晓燃和小慧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9-14 0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那时候,某一天在市场上转悠。发现有家批发商的眼镜特别漂亮,材质也很棒,都是板材。记得我当时相中了Armarni的某个款式。可是80后的老板很酷又很精明,说他们不会几副几副的批发。

于是,我就坐下来,跟这家的老板娘、弟弟、帮手们软磨硬泡。后来他们终于答应小量批给我啦。太开心,于是拍照、上架⋯

后来又想着找多一点款式。然后上网找资料,发现Dior Gloosy这款真品相当受欢迎。通过网页研究了原版的拍照手法(眼镜实物的):把眼镜放在平面上,用镜头平视拍过去,拍出来的照片特别有质感以及大牌感。当然还有配上那张我得意很久,被网友们告诉我盗图的真人秀。

再后来,我就不用压货进眼镜啦。他们家的写字楼和仓库我可以随进随出。有时候借回家拍照,有时候在他家拍。

戴眼镜的眼镜老板可爱的眼镜弟弟那时候总笑说我象梁泳琪。起初他们没开写字楼的时候还总说要和我一起开写字楼。

他们家有个小帮手叫阿生。总是爱听我们讲笑话。也爱叫我"芳姐"。唔,有另一个比我大的开厂的小老板也爱叫我"芳姐"。

阿生后来被眼镜店辞退了。我在皮具城附近的路边遇到他,把他带回了工作室。那年我大概30岁,身边突然跟了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小男孩,瞬间觉得自己有当妈的感觉了。

有阵压力特别大,抽了阿生半包烟。也是长那么大,加起来抽掉的一包烟中的半包。

有时候工作室里一群人聊天的时候,会感觉阿生下意识的往我这边靠。小孩子一样。

有时候我也会象他之前的老板一样,为他的晚归烦恼和担心。

当时默默和妮妮住进门那间,我住最里一间,阿生住中间的办公室上一张行军床上。有时候我已经很困了,中间办公室的阿生还在活动中(只隔了一扇有毛玻璃窗的木门)。有一次,我实在不耐烦了,说:阿生你干嘛这么晩还这么兴奋?!阿生辩解了一下,后来用黑胶袋封住了玻璃窗。

阿生会告诉我:用天桥下的黑色胶袋代替价格高一些的垃圾袋;去小卖部回收旧纸箱代替买新纸箱。

阿生来之前,我们还在用傻瓜数码相机。我带着他买来宾得KM。当时请了一个朋友的老公教我们。他学得快,一个下午再加几次琢磨就学会了。被朋友的老公夸有灵气。恩,如果阿生多一点踏实,会走得很远。

可惜后来阿生爸爸找来工作室。记得这个潮汕籍的中年男人坐在我们办公室,一字一句地对我说:我们潮汕人不会帮别人家打工。我穿了那件绿色连帽衫配一条中腿裤,挺着腰板坐着,尽力表现得老到而有城府的模样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4 0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阿生还是走了。他挟了一个黑色胶袋打包的衣物和一双人字拖走下楼梯的时候,我告诉他:反光灯我还没学会调。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我被嫌弃的眼神⋯但他还是走回来跟我详细解释了反光灯的调法。

曾经有一次,我在公车上问阿生:如果有一天他做老板了,我能不能去他那儿工作?小孩淡定地回答:如果你有特别的能力,当然可以。

再有一次,我带着他去超市采购。顺便给自己拿了件大头娃的睡衣。感觉我一个人去,绝对不会买这个Style。后来,又去红酒柜拎了红酒和杯子,还特别叮嘱阿生:千万不要让默默和妮妮知道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4 0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后来,豆浆的到来,让阿然想起了自己16岁进入社会时的情景。我完全明白这个最初因为照搬我的图片,被我在旺旺上大吼一顿,后来又投诉过一次,一声也不出,后来看到我的招聘广告,又主动来面试的大男孩的感受。我知道我驾驭不了他。于是果断拒绝了他来帮忙的要求。但我无法克制对同样身为养子的他的喜爱。

小时候曾经吼过一句:男人就应该象狼一样。阿然就是我命中注定会遇上的一只狼。某个夜里,在广医的操场上,我、豆浆,阿然三人一起散步。阿然突然停下来,对我们说:我可以叫吗?于是我和豆浆听着他对着夜空长啸了一声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4 04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阿然鬼点子多,起初,他把同事小玲介绍到我那儿,想让小玲以后帮他。可惜后来小玲并没有如他所愿。我倒是凭白无故吃了他俩的飞醋。这件事在他看来,倒直接促成了我们关系的挑明。

还有一次,两人不约而同剪了头发。也被他拿来做文章。

有一次,阿然约我去三元里肯德基。我特别紧张地跟在他身后。坐在灯火通明、人很少的KFC,我望着正在点餐的他的背影。他一边点,一边频频回头看我。

后来我们在一起了

我很快把名字改成了儿时的别名,还一心想着要改身份证。因为小慧和晓然才相配。(我觉得晓燃不吉利,执意改成了晓然。)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4 04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后来,阿然常常出现在工作室。下楼梯的时候,他会学我,悄悄打开手机电筒,给身后的人打灯。

有时候他神神叨叨地对我说:你不觉得我俩刚坐在这里,外面的人进来,完全是进入了另一个氛围吗?对方都不好意思了吗?好吧,我承认他对异性很有一套。当时进来的是豆浆的姐姐,当晚是我特意安排他俩的见面。因为阿然号称要找一个能管得住他的老婆。我和阿然夜里去白云山散步时,我说起了这个女孩很合适,也相当能干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4 04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一段顺序混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4 04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然而大八岁的事实始终是障碍。其他方面也有不少摩擦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收藏过一张歪歪扭扭的纸条,上面能辨认出"王小慧,我们结婚吧"几个字。写这个纸条的人并没有亲手交给我。我替他收拾房间时发现的。         

那时候,我带豆浆去他房间。因为八婆的豆浆很想看看我喜欢的人生活的环境。房间的狭小和简陋让豆浆惊呆了。但是他还是留下来吃了我在这间房煮的一顿我自己和他都难以下咽,只有阿然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的晚餐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4 04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现在,我和他都已经放下了过去。他有了新的生活。不会再跟我聊起女朋友生日之类的话题。

但我知道,这世上让曾经的我疯狂、喜欢到智商为零,后来在豆浆跟前象个小孩一样哭的人,只有这一个。

李宗盛的《鬼迷心窍》和陈奕迅的《落花流水》是我在结束这份感情之后反复听的两首歌。
他第一次见我、打算面试,我在桂花岗的潮汕大排档等他。他放了工,带着一脸微笑向我走来时,我就知道自己中招了。尽管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帅哥。

《Travelling Light》认识他时,他空间的音乐。他的签名照是一张抽烟的不羁的流浪汉。我曾经在深夜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很久。比照着他刚入社会时那些青涩的孩子气的照片。后来我们在一起时,他会经常露出他孩子气的笑容。

愿他如所愿,和那个她,生活在他一直向往的、属于自己的小窝里。有生的曰子,不再飘零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4 04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吃掉了一断,改天补上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4 2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突然不喜欢听《烟花易冷》了。
有天晚上,阿然在电话里油腔滑调唱起这首,我请他停下来。

突然想把工作和生活分开。

也许有一天,会过上种草种花的生活。象程灵素一样,只是不一定要有胡斐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6 0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其实我想过:如果我真的和阿然在一起,未必合适。我们的共同点是生活中心软,曾经都很木讷。我后来控制不住要打他电话。后来我跟他说换号码吧。恩,他有时候会去点我的赞。偶尔。也会失眠。但也换了号码。原来的号码还在。但不通。他见我之前,曾经偷偷打量过我许多次。我们好之前,我研究过他的百度空间,知道他想有个人能带带他。后来我们在一起,他说过很多次:小慧像姐、像妈。但他同时又觉得我幼稚。他抱怨说:为什么我想什么他都知道,他想什么我都不知道?!他的老到、直接、工作起来不拖泥带水的风格,我当时确实没有。他用500块把一个他觉得不能帮到我的,我觉得不错的小孩打发走了。尽管我出于考虑,没有按他当时的期望请他帮忙。我知道我驾驭不了阿然,我也知道,我爱上了他。灵肉合一那种。快30岁的人了,第一次做春梦,是他躺在身边。醒来还是吓了自己一跳,但还是告诉了当时的闺蜜。当然,之前我谈过恋爱。

有时候我想,我写这些发来发去干嘛?像有些明星一样贩卖自己的感情史卖包包???

阿然有一阵让我帮他打理一个淘宝店铺。我一时兴起,帮他弄了。我找了很久,找了一个小丸子亲小新的头像。因为我曾经有个网名和樱桃小丸子有关。他就不愿意,觉得不好意思。我当时说了一些话,大意是你就当感情投资吧。写到这里,突然觉得自己也很像另一个网名:老颃童。左右互搏。大概我是寂寞的。

那时候阿然总是快两点了才从淘宝店下班。我没有请他在我的店帮忙。他去了当时另一个想他帮忙的亲戚的店里帮忙。其实阿然坐过一次牢。是替他工作的高仿店亲戚顶罪。虽然时间并不太长,几个月。有一次我问阿然:这么累,开心吗?他说:我还活着。当时我觉得自己很不知足。
后来刚和阿然在一起不久,我就做了一个梦:他被抓起来了,我看到很多花圈,我找了很多人去救他。我把这个梦告诉了他。他紧张的问我:后来怎么样?

生意失败前,我拼了命的想做自己的品牌。十万的存款而已,请了五个人,买了四五台电脑、一堆摄影器材,一套三房一厅,15岁的孩子起薪1800包吃包,一周休一天。每天自己做饭,有荤有素有汤。孩子们有些想探路,有些想学东西,还有象没来成的阿然哥(私下里,他命令我叫他哥。我哄小孩一样答应了。)一样,想挖客户。阿然说:他研究过我的店,觉得特别奇怪。没做任何推广,客流量不少。


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6 02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也想过股份制。和一个网友商量过。他说这么小规模,做什么股份制?后来没有真正做,还是因为是卖高仿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6 02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感觉自己会离开ctf。阿然,其实人生,真正必需的并不多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6 0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(完)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9 0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从前阿然就在职业学校挑人。他那时跟着两个头脑好的老板,学得很快。其中一个是前黑社会老大。我差点冲动去找他老大了。被他拦下了。(那时我们还没在一起。)我好像一直是老大控。







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结庐桃源 ( 京ICP备06039893号 )

GMT+8, 2020-10-21 18:08 , Processed in 0.054688 second(s), 1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Design Singcere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